木木木

傻的快乐,梦想是当一只不被宰的快乐猪∠( ᐛ 」∠)
我基本什么都吃!!真的!!

论各大门派的死亡法儿x

暗香

樱花飘落在他墨色的秀发上,你抬手轻轻拨开那些零散在他脸前的发丝。
那孩子的脸是十分秀美的,这个想法自你在第一次匆匆一瞥到他后就再也没有消失。清冷,却又那么的吸引人。
可惜这个孩子再也不会睁开他那如月下幽潭般的眼睛。
仿佛只是入睡了一般,清冷的月光悄悄流泻而下,轻抚孩子容颜,却将孩子脸色变得更白。他紧闭着双眼,嘴唇紧抿。如果忽视掉唇角那丝血,他好像只是在做什么噩梦,被惊得脸色苍白。
月光流入他宽大的围巾,抚慰遮掩下的青紫伤痕。你不忍地闭了眼。你知道,除了脸和手指,那孩子全身上下被敌人折磨得没有一块好地方,那手腕和脚裸本是比女子还要好看,却是被枷锁磨得破皮露骨。
爱怜地摸了摸那孩子的头,愧疚与自责充满内心。他看起来很冷漠,其实一点也不。他知道疼师姐,护师妹,他会淡淡地轻笑着为师姐梳妆,会无奈地接受师妹举高高要抱抱戴花花的任性撒娇,还会在夜里悄悄地点灯缝衣,为即将结婚的师姐准备一件最美的嫁衣……
他是最温柔的孩子,像夜里最温柔的冷月光。
你默默捡起那些散落在地上的毒药,把它们装回那开了口的香囊,将香囊重新别回孩子身上。月光轻抚他的脸,你也不禁碰了碰现在如瓷娃娃一般易碎的人。冰凉的触感从指尖传来。
师弟……师姐来带你回家了……

评论(6)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