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木为森

我爱学习,天天向上

啊啊啊啊啊怀英出新皮了!!!放头发的那种!!!天哪官方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你怎么知道我最近超想看怀英放头发啊啊啊啊我吹爆您呐我考完我就把王者下回来我吹爆您!!!!!!!


其实我在想什么时候峡谷重案组能出一季走超正经推理的剧情,还能把我虐出翔的那种(暗示官方x

论那什么摩的组合

让我们一起来吃boss x 狄大人吧!!【疯狂拍桌狂热呐喊!】

猎物落网,自然是件开心的事,如果他不那么抗拒一直想逃跑就好了。黑袍人扯了扯紫色烟雾,把那不断挣扎的人踉跄地拉到了自己身前。
狄仁杰狄仁杰……天知道他在心里到底吞吐这个名字多久,又因为他在多少个夜里辗转反复。
手指一勾,强硬地让那死命倔强的人抬头,掩在黑袍下的眼睛与那金色的眼瞳碰个正着。
双手伸出,轻轻抚上那对在黑夜中也依旧明亮的眼睛,苍白的手指轻轻摩挲眼睛周围,平静之下是近乎压抑不住的癫狂。
清澈透明,自信与骄傲填满了那里,而现在因为愤怒,熠熠生辉,像是什么金色的火焰在燃烧一般。
那么的漂亮……
看那人猛地将头撇过去,黑袍人放下手,整个人又掩在了黑袍下。即使现在被忤逆了,但从骨子里渗出来的兴奋使他完全不在意这个冒犯的举动,他嘶哑的笑出了声,压抑不住的兴奋在疯狂地想冲出又被一条绳子强行拉了回来。
但还是要对忤逆之人小施惩戒。他满意地欣赏那人被勒紧而不禁显出痛苦的神色,嘴角勾起一丝笑意,
“狄仁杰,你不是想了解事件真相吗?”他上前一步,俯下身,低头靠近那人耳侧,呼吸间吐出的温热使那位治安官大人不禁侧面想要躲开。他低低地笑出声,用着商量般却又不容拒绝的语气说道,“那我们来进行一次深入交流吧,”他轻轻咬上那脆弱的脖颈,
“我一定知无不言。”

写着写着就跑偏了,就跟写作文似的一个不留神跑得八字不沾边x boss还没揭开真面目,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写,只希望官方公开答案后我不会因为写得太崩捂着脸疯狂找缝钻……
朋友们!!入教吗!!!

饿啊……

好想吃boss x 狄大人啊,好想吃好想吃
这叫什么?疯狂吸狄仁杰然后把他从神坛上拉下来,和他一起堕入无边地狱吗?十句话八局不离狄仁杰,还要在他身上留下自己的标记(x
那么问题来了,cp名该是什么呢……?b狄???

老图新发
我可能是魔怔了才会想去看萧居棠面无表情地哭_(´ཀ`」 ∠)__

论各大门派的死亡法儿x

暗香

樱花飘落在他墨色的秀发上,你抬手轻轻拨开那些零散在他脸前的发丝。
那孩子的脸是十分秀美的,这个想法自你在第一次匆匆一瞥到他后就再也没有消失。清冷,却又那么的吸引人。
可惜这个孩子再也不会睁开他那如月下幽潭般的眼睛。
仿佛只是入睡了一般,清冷的月光悄悄流泻而下,轻抚孩子容颜,却将孩子脸色变得更白。他紧闭着双眼,嘴唇紧抿。如果忽视掉唇角那丝血,他好像只是在做什么噩梦,被惊得脸色苍白。
月光流入他宽大的围巾,抚慰遮掩下的青紫伤痕。你不忍地闭了眼。你知道,除了脸和手指,那孩子全身上下被敌人折磨得没有一块好地方,那手腕和脚裸本是比女子还要好看,却是被枷锁磨得破皮露骨。
爱怜地摸了摸那孩子的头,愧疚与自责充满内心。他看起来很冷漠,其实一点也不。他知道疼师姐,护师妹,他会淡淡地轻笑着为师姐梳妆,会无奈地接受师妹举高高要抱抱戴花花的任性撒娇,还会在夜里悄悄地点灯缝衣,为即将结婚的师姐准备一件最美的嫁衣……
他是最温柔的孩子,像夜里最温柔的冷月光。
你默默捡起那些散落在地上的毒药,把它们装回那开了口的香囊,将香囊重新别回孩子身上。月光轻抚他的脸,你也不禁碰了碰现在如瓷娃娃一般易碎的人。冰凉的触感从指尖传来。
师弟……师姐来带你回家了……

我还是只发一张好了,前两张太辣了(当然这张也辣
大概是一觉醒来发现大nai消失,全体性转x